喵~咕叽

【昊丞】与君生

第一章:下山
五月的春光明媚,照的人暖呼呼的,和煦的微风间或夹杂着沁人的花草香味,迎面扑到人脸上,舒服的不像话。
只是这日头刚起早,官道上没什么人,可惜了春日好风光,只有驿站的茶水铺子撑了个摊子,老板也不忙活儿,肩上搭了条毛巾坐在椅子上喝茶歇息。
不多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骤然响起,扰碎了这一片清净。翩翩白衣的少年公子在茶摊前下马,发间束着只羊脂白玉簪,腰间佩戴着虎型兽面青玉牌,举手投足落落大方,通身都是气派。
老板打眼一看,就知道这必然是有身份的人家出来的贵公子,赶忙迎上前去。
“客官,可有什么需要吩咐的。”
“店家,你这里有吃的吗?”少年也不多话,神态自如的走进茶棚,挑了个阴凉的位置坐下了。
“自然是有的,不过都是些粗食,怕不合客官口味。”
“无事”少年不在意的挥挥手,“有什么就上什么吧。”
“好嘞。”老板听了这话也不耽误了,迅速的收拾出碗碟,装了三个白面大肉包,一碟牛肉,一壶清茶端上了桌。
“店家,你可知安阳怎么走?”
“顺着官道往北走,再一天就到了,客官你有马的话,赶路今晚就能到。”
“好的,谢谢店家了。”少年打听到需要的信息,就没再说话了,临走时又要了五个包子,一斤牛肉,留下几粒碎银就走了。
老板看着绝尘而去的少年,手里抓着远超过饭食的银子,心里不禁感慨,也不知是哪家的小公子,长的好看,人又慷慨,就是太能吃了点。
跑马走远了的范丞丞到也不急着赶路,坐在马上一边看着路边的风景一边嚼着刚买的牛肉,悠哉悠哉惬意的很,脑子不由得回想起五天前的场景。
他好不容易靠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和强大的个人魅力说服了黄新淳和丁泽仁站在他这边,又专门挑了母亲和父亲出门游玩,姐姐独自在家的时候准备要直面挑战,不管怎么说,一定要让姐姐同意他出门。
“姐姐”范丞丞兴致勃勃的冲到快绿阁,还没进门就先唤了一声,由着门口的晴柔先帮他褪去大氅,便急急的往里走,没走两步,又哒哒的跑回来扒着门框对着晴柔笑嘻嘻的道谢,“谢谢晴柔姐姐”,接着又不等人家反应,风似的跑走了。
“姐姐”范丞丞一进内阁就看见范家大小姐,他最喜欢的姐姐趴在书桌上睡着了,不由得放缓了脚步,轻轻地踱步到书桌前。
看着姐姐眼底的青黑和满脸的疲态,心疼的不得了,伸出手撩开耷拉在脸上的发丝。
“丞丞”
范丞丞正伸手扶住姐姐的肩膀,想把人抱起来带到榻上去睡着,也舒服些,就被清醒过来的女子握住了手背,拽到身边坐下。
“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早课做完了吗?”
“做完了,姐姐。”范丞丞把头靠在姐姐的肩膀上轻轻蹭了蹭,黏糊糊的说,“你昨晚何时睡的,脸色这么差。别人还说你是什么天下第一美女,我看再熬下去,不出一年,你就是天下第一黄脸婆了。”
“臭小子乱说话,我要是黄脸婆也是被你气的。”
范丞丞被人捏着脸狠狠掐了两下,不仅不气,还捂着脸直乐呵,嘴里嘀嘀咕咕说些什么,才不是呢,我可乖了。
“说吧,今天来到底什么事儿。”
“姐姐,我想下山。”
“下山做什么?”
“不做什么,就想下山看看,外面的事从来都是别人说给我听,却不是亲眼所见。而且我已经十七了,新淳和泽仁都说我应该下山看看,长长见识。”
“是吗?我怎么记得泽仁上次还来跟我说你调皮,扯坏了他的剑谱。”
“哎呀,我不是都道歉了嘛,姐姐,你就让我下山吧...”
“那你就下山吧。”
“咳咳咳...”
范丞丞准备了一大段说辞,正想着怎么说能让姐姐同意,结果还没说出口,人家就轻描淡写的准了,把人堵的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
“你也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些事情要自己体验,我不困着你,只希望有什么事你都能给家里递个消息,别自己一个人扛着,知道吗?”
范丞丞生的晚,家里没这个弟弟的时候,什么事都是范家大小姐一个人担着,久而久之,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女人无所不能,嫉妒的,怨憎的话语也慢慢出现。
所以范丞丞总是心疼范家的两个女人,她们都太好了,自己总是要长大的,成为独当一面的男子汉,保护她们。
“知道了,谢谢姐姐。”
少年的脸庞糅合着稚嫩与成熟,仿如春日新成的绿竹,虽然还不够坚挺,但已经依稀可见来日的风骨。
然后范丞丞就被人打包了行李,牵了匹骏马,直接送出了山门,连声离别都没来得及招呼。
站在山脚的范丞丞牵着马一脸茫然,觉得家里果然早就不想要他了,连行李都提前收拾好了,只等一个机会就把他一脚蹬出去。
“肉肉,你说他们过不过分,竟然这么急着把我赶出来,我还以为他们会很舍不得我呢。”
坐在马背上开始吃包子的范丞丞想到那日情景还是懵的不行,他还没来得及叮嘱桂嫂好好看顾姐姐呢,天天熬夜,眼睛坏掉了怎么办,还有新淳和泽仁,新学的剑招都没有过过手。
安阳啊,闵朝的帝都,中原最繁华的地方,那里会是什么样子呢?他们喜欢吃芙蓉糕吗?招积鲍鱼盏呢?
少年心里充满了对未知旅途的期待,扬起了马鞭朝着大道的终点奔去。
TBC

新坑,架空古代,有私设。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