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咕叽

【昊丞】与君生

第二章:初遇
杨城五柳路,岭南十二郭,若寻繁花好,春日安阳城。
得了闲钱的小孩儿手里攥着风车呼啦啦的往前跑,嘴里还唱着新学来的童谣,也不仔细看路,咚的一声撞上了站在街口的女子,娇俏的姑娘理了理裙摆,嘴上嗔怪几句,手里紧握着几只黄杜鹃,心里念着的是隔壁的好儿郎。
范丞丞侧身避过蒙头朝前跑的小孩儿,好奇的往四周张望。
人真多呀,比家里可热闹多了,这一趟果然没白来,范丞丞觉得自己太明智,昨晚进城他就打听好了——“珍馐美味醉红楼,软红香土秦河畔”,醉红楼的东西是出了名的好吃,尤其是五月的黄花鱼,鲜嫩肥美,口齿生香。真是越想越饿,如果有翅膀就好了,可以直接飞过去。

“小世子,您来了,位置都给您留好了,这就带您上去。”
醉红楼的门口人来人往,能踏进那个门槛的更是非富则贵,就算是跑堂的伙计也得比别家的更伶俐,远远的看见头戴金冠,身穿华服的紫衣少年,不待人上前,便早早的迎了出去。
被招呼的少年早就习惯了这般对待,安然自若的往酒楼里走,刚踏上台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哎呀,姐姐你别跟着我了。”
黄明昊下意识转头去看,就发现一位长的颇为好看的白衣少年,肤如白玉,眼含星辰,表情是冷的,说话也太软了点。
伙计看黄明昊被绊住脚步,以为他是不喜门口嘈杂,正准备上前驱赶,却被黄明昊挥手挡了下去。

范丞丞头疼死了,他就是在来的路上刚好碰到这个姑娘卖身葬父,看着可怜就送了她点闲钱,没想到被人跟到现在,怎么劝都劝不走。
“公子,你买了我的身,我自然就是你的人了。”
“都说了多少遍了,钱是送你的,不是买你的,你拿着钱回去葬了你父亲,好好生活就是了。”
却没想到那女子听了话,突然跪在地上。
“不行,我不能白拿公子的钱,公子心善赠我银两,我却不能不懂感恩,只有为奴为婢,以报恩情。”
范丞丞被吓了一跳赶忙侧身退开,用余光看了眼四周,本来门口来去的人就多,现在这么一闹,几乎都在朝这看。
“我不用,你快起来。你要是想报恩,找份工作,赚钱还我便是。”
“不行,我一定要紧随公子左右,如若不然,我宁愿不收这银两。”
“那你还我。”
“什么?”
“我说你把钱还我,我不喜欢帮一个假孝道的骗子。”
范丞丞真是恼了,娘亲说过“雪中送炭三九暖,视若无睹腊月寒”,他虽然乐于帮人,但不是让人以为他心大好欺负的,这女人拿了钱不先安葬过世的父亲,而是在这里纠缠牟利,那就别怪他扯开了说。
跪在地上的女子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反应,以前只要她看上的人,哪怕开始不同意,一顿纠缠后都会半推半就的接受她,毕竟哪个男人不喜欢送上嘴的肉呢。
“公子怎能说这种话,我只是一介女流,自幼丧母与父亲相依为命,如今爹爹因病去世,独留我一人孤苦无依,还遭公子这般羞辱,你让我还有何颜面活在世上。”
说完就捂着脸哭了出来,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你...”
周边围观的人越聚越多,有些人还对着范丞丞指指点点,直把他说成欺压弱小、作恶多端的大坏蛋。
“啧啧啧,真是太可怜了。”
“可怜这么一个俊俏的小公子被一个只会装柔弱的无赖黏上,真是太可怜了。”
清脆的少年嗓音没有多大,却撕破了这压抑的喧嚣,直直冲进范丞丞的心里,顺着声音扭过头,就撞进了一双清澈的眼眸。
黄明昊话刚说完,就对上了范丞丞的眼睛,大大的眼睛里隐藏着慌乱无措,好奇又无辜的看着自己,还不自觉的带上一点信赖与依靠,就像自己小时候养过的小兔子,太招人疼了。
黄明昊被这眼神看的心里一激灵,差点忘了自己要说什么,把手握成拳头挡在嘴前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慢慢的走到范丞丞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
“哥哥,你知道她为什么缠着你吗?”
“知道。”
“那是为什么呢?”
“我一出手就给了她五两,她拿了钱不先安葬父亲,反而一路跟着我,是为了钱。觉得我人傻可欺,所以给我当奴婢总好过自己卖力生活。而且我不是安阳人,哪怕她哪天跑了,我也找不到她。”
“哥哥真聪明,不过还是只看透了一半。”
“是什么?”
黄明昊看着范丞丞认真的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的样子,心里越发觉得他和自己的小兔子像了。
“她呀,不仅贪钱,还图色。哥哥你长的这么好看,就被她盯上了呗。”
黄明昊说的毫不在意,范丞丞听得云里雾里,到是刚刚还跪在地上哭的女人突然出声,红着眼睛辩驳。
“小女子只想报恩,却被两位公子合起来这样毁人清白,也罢了,小女子告辞,不在这儿遭人欺辱。”
女人颤颤巍巍的站起身,脸色煞白,心里气的不行,暗暗的恨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毛头小子。不过她更清楚,那少年衣着华丽,醉红楼的伙计还站在他身边低头候着,必定不是什么普通人,她是绝对惹不起的。
“我让你走了吗?”
话音刚落,一队制服整齐、神情肃杀的侍卫拨开人群冲了进来,直接把女人压在地上,女人下意识开口尖叫,被人直接拿布条堵住了嘴。侍卫做完这些便没了动作,只等着黄明昊开口。
“这么大的醉红楼,连门口都管不住,不如关门吧。”
黄明昊看也不看门口的骚乱,轻飘飘的撇下一句话,抓起表情木木的范丞丞的手,转身往酒楼里走。
伙计一听立马挥手,从酒楼里出来了一批人把门口的人群全部哄散,被压着的女人也早在黄明昊开口之时就被拖走了,整个过程安静而迅速。
不一会儿,醉红楼门口又恢复了车走马龙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TBC

伙计:明明是你拦着我不让我赶的,委屈。
范丞丞:是谁在装逼,好刺眼。
黄明昊:我果然是这条街上最靓的崽。

评论(1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