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咕叽

【昊丞】与君生

第三章:姻缘

“黄明昊,你好了没呀?出门玩还要换衣服,太磨叽了你。”

范丞丞嘴里塞着黄明昊刚给他买的牛舌饼,说话黏糊糊的,就好像和了蜂蜜的面团,又软又甜。

“我这也不是为了咱俩嘛,你忘了咱们昨天出去的情况了。”黄明昊正在屏风后面和衣带纠结呢,头也没抬的回道。

“还不是因为你,大骗子。”

五天前黄明昊在醉红楼门口帮自己解了围,还请自己吃了小黄鱼和酸笋鸡皮汤,之后就天天来找自己玩。范丞丞起初还有些防备,毕竟没人会无缘无故的对别人好,所以就仔细的观察了一段时间。

家世清白,老爹是闵朝第一大将军安国公,名声好,很受百姓爱戴,过关。

本人刚及志学,口齿伶俐,不笑的时候衣冠楚楚、斯文败类,一笑起来又人畜无害,特别可爱,过关。

并且带他去的地方都挺好玩的,好吃的也多,凭借着其小世子的身份通行无阻、为所欲为,太棒了,过关。

就算黄明昊有什么坏主意他也不怕,先一记窝心脚,再一套拈花指,然后一个踏雪无痕,来去无踪,帅呆了,过关。

范丞丞心里盘算的清清楚楚,终于换好衣服走出屏风的黄明昊觉得背后凉嗖嗖的,这房间怎么这么阴呀,要不帮丞丞换个客栈吧,离国公府近点的,环境好。

“我也没想到他们会堵在吉福居等我呀,我也不乐意跟他们玩儿的。”

吉福居是安阳城里最大的点心铺子,每逢佳节庆典之时还会往宫里进献糕点,生意好的不得了,尤其是他家的招牌牛舌饼和枣花酥,每日限量一百份,卖完即止。

黄明昊仗着老爹和老板欧阳靖关系好提前预留了两份,跟范丞丞好好的显摆了一通,勾得人一大早就跟着黄明昊兴冲冲往外跑。

结果俩人刚到吉福居门口就被中书侍郎的儿子硬拉到五菱馆听曲儿,去了后发现那些个安阳城里的贵公子们大多都在,又要去吃百碟宴,吃完了还得去玩木射、骑马、行酒令,好不容易脱了身,天都黑了,留好的糕点自然也就吃不上了。

因为这个事,范丞丞昨晚回客栈的时候都没有跟他说再见,就很难受。

“切,我看他们和你关系好的很,范丞丞这个人他们应该也打听的差不多了。”

“丞丞...”听到范丞丞这么说,黄明昊突然愣住了,他知道的,那群人肯定会调查范丞丞的身份。

从小就是这样,无论他做什么,和谁关系好都会被人盯着,从一开始的失落和慌张到后来的习以为常,黄明昊已经好久没这么单纯的去主动结交一个好朋友了。这两天还真是玩的太开心了,忘了敲打敲打身边的某些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其实范丞丞说这话倒也没在意,有关他的消息能打听到的自然都是可以让人知道的,不能知道的别人一个字也找不到,这一点他还是很相信新淳和泽仁的。只是昨天的试探太明显,他没忍住念叨了一句,却没想到半天都没听见回应,范丞丞斜着眼睛偷偷瞄脸色严肃的黄明昊,不会生气了吧。

“明昊,我们今天去哪玩儿呀?”

衣袖被人轻轻的拽了下,黄明昊回过神来才发现范丞丞正鼓着脸颊歪头看他,忍不住用手戳了戳。

“我今天带你去的地方保证和前几天去的都不一样,可有意思了。”

“真哒,那快走吧。”

两个少年相视一笑,打闹着向外跑去。

安阳城分为五个部分,城南城东紧挨着位于最里侧的皇城,生活的都是安阳城内有权有势的人,商铺林立最为繁华。城北占地最大,但是位置偏僻又毗邻静安山,住户稀少多修建别院以供达官贵人避暑渡寒,实为游玩之所。相较于其他三处,位于外侧的城西实在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住的是平民百姓,吃的是粗茶淡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简朴但好在是生活安稳,无大灾大难。

不过今日的城西却与有往日所不同,日头将落天色暗沉,路上的行人不少反多,街上的店铺都挂出了红色的灯笼,还有许多商贩挑着摊子往集市赶,好一片热闹的景象。

范丞丞被黄明昊拉着手挤在人群里往前走,只能看到乌压压的头顶和不远处灯火通明的月老祠。

“黄明昊,我们要干嘛呀?”

“嘘,叫我贾富贵,等下比赛就开始了,你安静点。”

黄明昊光顾着往前挤,头也不回的甩下一句话,被范丞丞捏着拳头狠狠的在肩膀上锤了几下。

“哎呀,疼疼,我错了,丞丞别闹。”

俩个人你拽我一下,我挠你一下,小小的空间连着撞了几个人,遭了好些个白眼才堪堪停下。

“富贵儿,到底什么比赛呀。”

范丞丞老实了一会儿看没人注意他们了,又凑到黄明昊耳朵边上悄咪咪的问,黄明昊打开折扇挡住俩人的脸,头挨着头开始解释。

“这个比赛叫结彩,等会儿月老祠前会立起座一丈高的木架,木架最上面会挂个彩球,拿到彩球的人今晚在庙会上的任何活动都是免费的,还能得到在月老祠足足供奉了一年的鸳鸯琉璃佩。”

“这么有意思嘛。”

“对呀,他们抢彩球的时候特别有意思,上一年还有人训了猴子来抢呢。”

“哇,那他赢了吗?”

“没有,那彩球不小心被猴子丢到河里被一个小姑娘捡到了。”

咚!

一声鼓响打断了俩人的交谈,也打破了人群中等待的焦灼,现场突然陷入了片刻的寂静,随后又爆发出一句高呼“冲啊!!”。

黄明昊被突然涌动的人群撞得站不住脚,赶忙找个空子往外挤。

“丞丞!范丞丞!”

糟了,把人丢哪儿去了。

“哇,快看。”

旁边人的叫喊吸引了黄明昊的注意,顺着方向抬头看,只见密密麻麻的抢彩球大军中突然跃起一抹白色的身影,足尖在别人肩上一点,直直的向前冲去,落在了木架跟前。有人反应过来大喝一声,冲上前去抱住范丞丞就往后扯,其他人更是抓住机会顺着木架往上爬。

眼看着其他人越爬越高,范丞丞双脚抓地,下盘一沉,右手抓住紧扣在他身前的左手大拇指往外一掰,同时左肩用力向后一打,迅速的挣开禁锢,向前小跑两步后点地而起,反手抽出头上的白玉簪朝彩球射去,连着彩球的绳索瞬间被击断,范丞丞又在木架上重重一踏,整个人宛如燕子一般飞了出去,一手接住彩球,稳稳的落在人群之外。

咚!咚!两声鼓响。

“我宣布!今晚结彩的胜出者就是这位白衣公子!这是您的奖品鸳鸯琉璃佩,今晚您所有活动都是免费的。”

活动主持者笑眯眯的宣布了比赛结果后就把奖品递给了范丞丞,人群中响起了掌声,没抢到彩球的人也不生气,纷纷露出笑脸给他道贺。

“富贵儿!”

范丞丞举着彩球跟他挥手,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乐颠颠的跑到他面前,额上还覆着一层薄汗,脸蛋也红扑扑的。

“你看我拿到彩球了。”

黄明昊无奈的看了范丞丞两眼,配合的称赞道,“你好棒呀。”

抓着胳膊把人带到姻缘树前的石凳上坐着,拿手把范丞丞散开的头发理顺,想着该怎么给他束起来。

“你跑也不跟我说一声,吓死我了。”

“嘻嘻,我想赢嘛,跟你说都来不及了。”范丞丞捂着嘴偷笑,又把手里的玉佩一分为二,递给黄明昊,“喏,给你一块玉佩,我够大气吧。”

“大气大气,那么好的白玉簪子说扔就扔,也不心疼。”

去哪儿搞个东西把这头发梳起来呀,这头发也太多了点,黄明昊的手指在柔顺的黑发中滑动,心里突然来了主意。

范丞丞正在琢磨手里的彩球和玉佩,就感觉头皮一紧,脑袋上被盘了个团子,伸手一摸发现团子里还插着个什么扎手的东西。

“诶,你别碰呀,等下把花给摸掉了。”

“什么花呀?”范丞丞被黄明昊轻轻的打了下手背,讪讪的放下手,还真没碰了。

“桃花呀。”黄明昊又调了下被范丞丞碰歪的花枝,抱着胳膊欣赏了一番,觉得自己手艺真不错。

“现在不都五月中旬了吗?怎么还有桃花呀。”

“就是因为这株晚开桃花,城西每年才会有这个庆典的。”黄明昊对范丞丞好奇的眼神很受用,清了清嗓子继续讲。

“相传在原来这株桃树是不会开花的,有一对偷偷相恋的富家小姐和穷书生相约在五里外的桃花林私奔,穷书生就每天等啊等,等到桃花林从的最后一枚桃花飘落也没等到小姐,失望之下便一个人远走他乡。后来有一次他又回到了安阳城,却在无意中得知,原来小姐出逃时被发现,被父亲关在房间一个月,等被放出来后得知书生走了,整日以泪洗面抑郁而终,书生听了消息悲痛万分,来到当初和小姐相遇的月老祠,在桃树上上吊自尽。此后,这株桃树就重新开花,且只在其他桃树花期过后才开,那些个求姻缘的善男信女慢慢的就把这棵树称为姻缘树,每年举办庆典,希望自己的生活幸福美满,姻缘得以保佑。”

范丞丞听到最后皱起了眉头,忍不住开口道。

“可是他们拜的这两个人连自己的姻缘都保护不好,何来保护他人之说。”

黄明昊也深以为然,不过到底是民间传说,不能细细推敲。

“对呀,我也这么觉得。如果是我喜欢的人,哪怕他们家人反对,我也不会放手,他等了一个月也不知道去打探消息,太傻了。”

“就是就是,还把他喜欢的人间接害死了。”

大概是实在不认同这个故事,范丞丞说话时还不自觉的撅起了嘴,手里抓着彩球的穗子揪来揪去的,黄明昊看着好笑,跟着接话道。

“对呀,要是我的话,我喜欢的人就得一辈子在我身边,哪怕是死。”

少年的话语掷地有声,却还不懂,事不尽如人愿,有些东西终究不能强求。

TBC

迟到的更新,祝各位宝宝61快乐(*^▽^*)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