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咕叽

【昊丞】与君生

第五章:抓人

“老三还没有消息吗?”

修长的手指在吃完糕点的白瓷盘上画圈圈,范丞丞无聊的托着自己的脸颊两眼放空的望着门口,无意间摸到脸侧的创口,明明已经过去三天了不深的伤口却迟迟不见愈合,红色的伤痕留在洁白的皮肤上,格外显眼。

“哎呀,人家貌美如花的脸蛋儿呀。”

身后传来某个人欠扁的声音,躺在床上看话本还不安生,范丞丞嫌弃的翻了个白眼,扬了扬手里的盘子对准黄明昊的脑袋以作威胁。

“那我们丞丞就是好看嘛,老四追黑衣人的时候,还说人家叫你小姑娘呢。”

黄明昊有心开范丞丞玩笑,看着那白净的脸上泛上窘迫的红晕,笑得眯起了眼。

话说那日老四追那黑衣人之时,对方不慌不忙像逗猫一般带着老四兜圈子,末了还丢下一句“与其追我,不如看好你家小姑娘。”,老四回来后告诉范丞丞,把人气得够呛,连吃了四个牛舌饼才好点。

“你还说!”

范丞丞一着急,脸侧又开始痒痒,不自觉的用手去挠。

“唉,你别挠呀。”黄明昊急急忙忙的从床上弹起来,跑过去抓着范丞丞的手,“大夫说了你脸上伤不好是因为利器上涂了化脂膏,去肌化脂,是护肤美容的珍品,但是一旦沾上创口,就会令伤口无法愈合,严重还会感染溃烂,你这样抠小心又流血。”

“可是我痒嘛。”

“痒也不行,我给你吹吹。”

轻轻吹出的热气抚在脸上,突然拉进的距离让范丞丞可以清楚的看到黄明昊的脖颈,好奇的伸手戳戳面前滚动的喉结,然后就被人抓住了作乱的手。

“别闹。”

说话时的震动传到手指上,范丞丞没忍住又挠了两下手下的肌肤,被人裹在掌心里用力地捏了下,撅着嘴嘟囔。

“我就摸摸嘛,小气。”

“那你还痒不痒了。”

“痒!”

黄明昊好笑的看着范丞丞闭上眼睛把下巴一扬,整个人都快扑到自己怀里,无奈的摇摇头,一只手扶着范丞丞的肩,弯腰低头准备再给人吹吹。

砰!

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人踹开,十几个官兵鱼贯而入。

“妈呀,黄明昊你个臭不要脸的。”

突如其来的响动和喊声没把“不要脸”的黄明昊怎么样,倒是把本来闭着眼的范丞丞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回头看。

门口站着个身穿官服的圆脸少年,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指着俩人的方向,手指还抖啊抖的好像见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场景。

“李权哲,你是不是有病。”

“你还骂我,我告诉你娘去,你天天往外跑就是去找相好去了。”

“闭嘴吧你。”黄明昊感觉额头青筋抽了抽,“这话谁教你的,是不是讨打。”

“我,我不是吓到了嘛,人家还是个孩子呢。”

李权哲看黄明昊脸色不太好,也不敢闹了,偷摸蹭到桌子面前坐下,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刚送到嘴边,靠着的桌子就被人用力一拍。

“大胆李权哲,看到本世子还不行礼。”

房间陷入一阵寂静,黄明昊面无表情,盯着李权哲的眼神越发幽深,本来还面带笑容的李权哲反应过来,立马躬身行礼。

“右军巡使李权哲参见安世子。”

“军巡卫参见安世子。”

李权哲一动,房间里其他默不作声装透明的卫兵也迅速的跟着行礼,不管俩人私下关系如何,明面上该有的礼数是怎么也不能缺的,以下犯上可是大忌。

“右巡使所来何事?”

“世子见谅,下官此次前来是为抓一个人。”

“什么人?”

“案犯范丞丞。”

李权哲每说出一个字,就感觉房间的温度下降一分,凝固的气氛就像一块大石头压的人喘不过气,放在身侧的手紧张的握成了拳头,紧紧盯着不发一语的黄明昊。

“诶,为什么抓我?”

清脆的声音突兀响起,打破了沉闷的气氛,房间内的其他人都暗暗松了口气,庆幸不用和当今备受圣宠的安国公嫡子产生冲突。背上都要冒冷汗的李权哲更是感激得不得了,连忙转移目标,要知道他从小就被黄明昊欺负惯了,留下了极大的心理阴影,是真的害怕和他对着干,要不是左巡使毕雯珺有事,他怎么都不会来的。

“你就是范丞丞?”

“我不是。”

“你胡说,你就是。”

“你知道还问。”

范丞丞话回的顺口,还歪着头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李权哲噎的难受,委屈的看了眼黄明昊,结果人家正低着头偷笑,还悄悄地给范丞丞比了个大拇指,才慢悠悠的开口道。

“李巡使先让人在门口等着吧,丞丞换个衣服再走。”

“可是……”

张嘴还想说话的李权哲被黄明昊一瞪,吓得缩了缩脖子,赶紧领着卫兵往外走,顺便还把门带上了。

房间又重新只剩下两人,黄明昊撩起范丞丞垂在肩头的一缕头发轻轻的摩挲,心里百转千回。

“丞丞怎么看?”

“怎么看……等了三天,怎么也要亲自去看看他们准备了什么惊喜,不是吗?”

眼神交汇,千言万语都在瞬间传达,黄明昊了然的笑出声,轻轻的点了下范丞丞饱满的额头。

“那我可要帮丞丞好好打扮一下了,千万不能输了阵势。”

TBC


评论(4)

热度(65)